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业内较为普遍的看法是,体制方面的优势在于,中航信作为机票分销商,处于产业链上游,航班信息的提供更为完善,如独家提供行程验真服务,支持查看机场周边和城区实时路况、机场进出港航班情况、整体延误情况等。航旅纵横提供的是第一手数据,并且及时和精确。
 
  李洋在一家市场类企业工作,他透露道,用户如果想获知这些路上信息的话,其实现在是没有途径的。“我们还需要跟合作方去谈,无论是数据合作还是授权合作,我们都要去拿过来之后,才有可能呈现给用户。”航班信息种类分得很细致,对应类型的数据,需要走正规途径,从跟官方获取,比如航班动态数据,由空管总局授权。“保证数据源特别全,我们才能保证给到用户的数据和信息是准确的。”李洋表示。
 
  本报记者了解到,通过官方获取的信息实际是碎片化的,航旅产品需要通过算法进行加工,之后给到用户。而由于每家算法不同,因为可能同一班飞机在不同平台显示情况不同。比如航班究竟几点起飞,有的是把飞机进入跑道就开始计算,有的或是依据关舱门的时间。
 
  这些信息公司正是凭借独特的服务内容,在OTA市场中站住了脚跟。话语权究竟在谁手里,是较为微妙的。今年4月份,南航宣布停止第三方应用提供值机服务等。
 
  李洋表示:“现在如果趋势是买国航必须去国航值,买南航必须去南航值,其实用户的体验是好是坏,不用去说。现在行业中出现种种问题,其实随着时间的推演,它最终肯定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商业化进程缓慢
 
  夹缝之中存在着用户痛点,航旅产品得以生存。但是如何商业化却是需要谨慎解答的课题。
 
  数据服务拓展商业可能性注定需要考虑到用户隐私的边界。本报记者向一位航班管家内部人士了解到,在两年之前,航班管家考虑过类似于本次让航旅纵横陷入舆论争议的社交功能,但是没有决定去做,因为无法确定在飞机上,乘客是否愿意做交流,以及乘客间的社交,是否会为航空公司与其他乘客带来不良结果,平台难以控制风险。
 
  目前,在国内航旅产品梯队中,航旅纵横、航班管家与飞常准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数据源公认更有优势的是航旅纵横,“这是差异,客观存在的。”季常表示。
 
  记者了解到,围绕在线预订的一系列服务,核心竞争力聚焦于预定及售后服务,这一块与国资背景关系不大,并已经被携程等企业占领市场。
 
  “那么除了这一块,我们能够给用户的服务,其实就是在路上的细节。”业内人士李洋说。
 
  “如果主要矛盾解决了,就解决次要矛盾,像航班查询、网上值机,这些跟政府背景相关的附加服务也会体现价值。”季常提到,这即是第三方航旅产品的生存空间。
 
  李洋对本报记者说,目前,买票与信息服务的一体化还存在着用户痛点。“这就是很多OTA(在线旅游),包括我们这种出行服务商的一个机会。用户的需求不仅是买机票,后续包括提醒等很多行程信息服务,涉及不同航空公司或不同航班,都希望在这个平台能够完成。”
 
  能够提供“路上的细节”,这强烈依托数据能力。不同于其他互联网细分领域,航旅产品的赛道挤满了“国家队”。
 
  据悉,航旅纵横诞生在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内部,中航信的业务性质属于将机票分销至全球的数据解决方案提供商和中间商,中航信是中国最早也是最大的一家航空旅游业信息技术解决方案的主导供应商。
 
  薄满辉曾面对媒体回答:“我们确实有一些体制方面的优势,比如由于身处产业链的重要环节对行业理解较深,再如经过体制的系统训练做事很规范,更容易给合作者以安全感。民航这个行业如果在行业外的人来看觉得挺神秘,相对来说比较封闭。但实际上在民航人看来,这个行业可能是所有涉及国计民生的大行业中,开放度最高的。”他认为信息就在那里,航旅纵横只是理解得更深。
 
  
Copyright © 2015-2016 香港中特网|香港赛马会|香港六合采|///深圳市天力计量器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