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国务院参事、当代经济学基金会理事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名誉所长夏斌 
    2015年我提出中国经济仍处于美国危机之后持久深刻的结构调整时期。2017年1月又指出经济调整转型的逻辑没变。2018年1月又指出,2018年是继续2017年的发展轨迹,经济发展的内在逻辑仍然没有变。仍然处于美国金融危机后深刻的机构调整时期。这句话的核心是调整。调整意味着什么?调整意味着增长的速度要下来。按照一般的市场逻辑,意味着破产企业数量要增加,工人失业压力要加大。 
    经济调整转型成功的基本标志是什么?我认为有三条:第一,看能不能基本确定大体稳定的,与中国经济总量相适应的大国消费市场。这是中国经济结构调整转型成功的基本标志。第二,根据多年来房地产市场波动对中国经济造成的严重干扰程度分析,可以说在全社会能不能基本形成房地产市场是以消费品为导向这一局面,这是本轮调整转型成功的重要标志。第三,货币供应量增速能不能回归常态,能不能持续地降到10%以下。 
    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党中央提出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我认为,“六个稳”首先是“稳预期”,稳住中国企业家的预期,稳住中国市场投资者的预期,这是当前市场最重要的。中国当前投资不缺资金,仍是个高储蓄国家,有投资就有就业。现在关键是各类投资者信心不足。在稳预期方面,首先要认识到,目前的经济不是处于一般的伤风感冒阶段。尽管从中长期看,我相信中国经济仍然能保持相对较高的潜在增长率,但目前要充分认识短期的困难性、严峻性。如果短期问题处置不好,没有短期可能就没有长期。我认为,当前中国稳经济需要下猛药。第一,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外部压力下,中国宏观政策调控的取向应该是尽力稳住内需,这是必需、是方向。这和利用好供给侧改革这个手段,一点也不矛盾。 
    第二,面对大范围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的经营困难,我们要抓紧时间、想尽办法,让他们尽快卸包袱、减压力。抓紧时间降成本、降税,不要把时间过多地浪费在企业国别税负谁重谁轻这一没有意义的讨论与研究上了。尽快降增值税或所得税,哪怕是暂时的,临时的。为此对政府财政收支平衡和赤字会有压力,怎么办?当前紧要关头,我们应该在减政府开支上多动脑子。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国务院部署中央国家机关的公用经费支出一律比预算减少5%,用于抗震救灾,各地方政府广泛响应,一点没有影响当时政府的正常运转。目前可比照汶川大地震做法,困难当头,政府带头过紧日子。 
    第三,针对过去金融创新中曾经存在的部分乱象,目前的整顿、纠错是应该的。又一次亡羊补牢也是必须的。但必须明确当前我国经济运行的主要矛盾是稳经济与防风险。要稳住当前经济,守住底线,需要掌握好整顿、纠错的节奏,包括P2P、大资管、股票质押平仓以及环保检查等等。目前,环保部、金融有关部门已经在采取相关的调整措施。 
    第四,国务院应该要求有关部门,就民企与国企不一致待遇问题进行一次自查,清理各项部门规章制度,包括约谈等窗口性指导措施,向国务院汇报。国务院可在适当时候予以公开,让老百姓来监督。最近党中央、国务院以各种场合反复给民企信心。现在整个投资中民企占60%左右,民企预期不看好,中国经济就没有希望,民企预期好了,中国经济就有希望。 
Copyright © 2015-2016 香港中特网|香港赛马会|香港六合采|///深圳市天力计量器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