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之前武宫正树相信,围棋就要应该独自学习。但是听了荷兰人的一番话之后,就在那天夜晚,就和武宫阳光说,每天出门上学前时,要和父亲下一个小时围棋。
 
  “他就说,啊那就拜托你了。第二天开始他每天早上5点就开始下棋了。但是我的生活节奏依旧没变,到家最快也是半夜2点钟(笑)。”
 
  即便如此,父子俩每天坚持下棋。1年后,武宫阳光成为了职业棋手,自己也获得了名人战的头衔。
 
  “如果没有碰到那位荷兰人,我的人生肯定大不一样。我的儿子或许不可能升为职业棋手,我也拿不到名人头衔。人生中的幸运事有时候真的说不清。”
 
  这次采访在东京市ヶ谷区的日本棋院进行的,采访之后,为了拍照来到了前台,这个时候有个小学低年级的孩子认出武宫正树,跑过来要签名。武宫正树蹲下来和小孩平时,一边点头一边听着小孩说的话,然后亲切地交流,让我印象非常深刻。
 
  武宫正树,1951年1月1日生于东京都。11岁时师从田中三七一七段,(13岁时师从木谷实九段),并在那年成为了职业棋手。1971年在首相杯争夺战中夺得首个冠军。总冠军数达到24个,并列排在第10位。高尔夫的最好成绩是76杆。照片是在日本棋院一楼挂着的“深奥幽玄”的挂轴作为背景拍摄的。“深奥”和“幽玄”,都有深入和不可预测的意思。1971年,日本棋院落成之后,诺贝尔文学奖得住,川端康成在落成典礼上,亲自写下了这幅挂轴。今天的嘉宾是围棋棋手,武宫正树九段。他在围棋界的头衔战之一,本因坊战获得4连霸共6期头衔,名人战1期,并在世界大赛获得两次攻击,一双手无法数尽他在围棋界获得的公开赛冠军,曾经被誉为“世界最强的男人”的职业棋手。武宫正树最喜欢的高尔夫,在围棋界的日韩高尔夫交流赛上,作为队长展示较高水准。
 
  武宫正树在20岁那年开始接触高尔夫,在13岁那年成为职业棋手的他,有一天在参加福冈县小仓市的围棋活动途中,踏上了高尔夫的球场。
 
  “之前我连球杆都没拿过,就是一个小白站在球场上打球。记得第一次前半段打了80杆,后半段打了64杆,现在想想这个成绩实在是乱七八糟的,但是我当时就觉得,自己可以吧高尔夫坚持一辈子。把球打出去的那爽快之感,觉得特别舒服。”
 
  然后就进入了几年的“高尔夫中毒期”。最多的时候,每年会去打70场球,可以说是对高尔夫相当痴迷了。在这段时间内,遇到了围棋圈以外的人,其中让他印象深刻的是在和夫妻档乐队ヒデとロザンナ的出门英打了一场球。同时参加了在三得利公开赛中的职业业余混合赛,并意气相投,成为了一起泡温泉和打高尔夫的好伙伴。1989年的某一天,出门英还邀请武宫正树和他一起参加高尔夫交友录的电视节目上。不过每次在球场上遇到出门英,就觉得他瘦了很多。他说自己正在减肥,不过看他的击球也非常软弱。虽然是一个非常愉快的经历,但是几个月之后,出门英因为癌症离开了世界。
 
  “虽然是一个悲伤地故事,但是自己觉得打高尔夫确实是一件好事。如果不打球的话,我肯定不可能遇到出门英。他的夫人Rosanna也是非常漂亮的女性,当我输掉本因坊错失5连霸的时候,她打了电话给我。她说,偶尔输掉比赛也并不是坏事,一直赢下去的话,肯定会有人恨你的。”
 
  前面刚刚提到,武宫正树作为日韩高尔夫对抗赛的队长,在过去几年日本队都获得优胜。上一届比赛中,一雪前耻的韩国队斗志昂扬,再一次挑战日本队。而韩国队的高尔夫队长,实力还要高于武宫正树,但是在和队长之间的较量中,武宫正树再一次获胜,带领队伍最终获胜。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这么赢了。对手或许实力要强一点,但是在胜负心上面要比我差一点。”
 
  武宫正树生在东京都葛饰区,小时候就有相当不错的运动能力,表示在初中之前,在体育上面就没有输给过别人。当然了,他当时非常难以安静下来,顽皮到学校几乎每天都会打电话给家长的程度。
 
  “小学3年级的时候,喜欢围棋的父亲让我开始学习围棋。刚开始还蛮讨厌围棋的,但是围棋确实是非常有意思。不过我每次出去玩的时候,因为不想被父亲接回去,所以每一次都会逃到别的地方去,但是每一次都会被抓住(笑)。当时说好了每天都要下一盘棋,把我拉到围棋会所下棋。”
 
  学棋2年后就开始崭露头角,在家里附近的大澡堂2楼的围棋教室里,一位职业棋手看武宫正树相当有才能,于是向他父亲推荐他去成为职业棋手。但是,父亲在和周围人上梁时都表示反对,特别是希望继承医生职业的母亲是最反对的人。无奈之下,父亲查找了一下顶尖棋手的资料,发现都在13岁之前成为了职业棋手。并表示如果他没能在13岁成为职业棋手的话,就让他继续读书。但是武宫正树最终在13岁那年成为了职业棋手。
 
  现在的职业棋手大约有500人,每年仅有5名左右成为职业棋手,可以说是相当困难。并且只通过对局养活自己的人,更是寥寥无几。对于手握多项冠军的武宫正树来说,能赢棋的职业棋手,和赢不了棋的职业棋手究竟有什么区别。
 
  “就像刚刚说的日韩高尔夫赛,很多有实力的人,却很难赢下来。对我来说,胆量是最大的因素。就看自己能在大场面能否展现出应有的实力了。”
 
  即便在业余的高尔夫赛事上,比如关系到胜负的50厘米推杆上出现失误,或者开始惊慌。武宫正树觉得,即便是职业球手,都会在比赛中遇到同样的情况。在围棋的世界也一样,在赢棋就能夺冠的比赛中,局面还是优势的情况下,自己反而很难冷静下来。即便有武宫正树那样的实力,在胜利近在咫尺的时候,也很难冷静下来。
 
  “毕竟我们是人类,所以真没办法。不过在自己都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时候,再普通的事情都不能简单的完成了,就会出现失误了。一旦自己遇到不顺利的情况,眼前的情况将会越来越糟糕。”
 
  武宫正树在3年前的名人战最终预选上,再赢2场就能实现再一次回到循环圈的行列,但是在关键的比赛中遗憾落败。
 
  “局中形势还是可以的,不过意识到自己快要赢的时候,自己就开始保守了起来。我是在很多比赛中都会有超常发挥的人,所以在这一点上面自己还是很有收获的。”
 
  武宫正树的大儿子,武宫阳光也是一名职业棋手。武宫正树对武宫阳光是如何进行英才教育的,这个话题对我来说是非常感兴趣的。
 
  “有件事不得不说,就是我从没教过他下棋。我夫人的父亲是职业棋手,刚开始其实是我儿子的外公教他下棋,而我是经常出门在外的父亲。”
 
  就像武宫正树所说,确实是一位比较放纵的人,基本上都在每天上午回家。早上当他的孩子出门上学的时候,自己却在被窝里睡觉。自己也回忆,在武宫正树读幼儿园的时候,自己还稍微和他下过棋,但是基本上没教什么,所以进步也很慢。不过武宫阳光在小学6年级的时候,还是顺利的成为了院生。不过武宫正树依旧不怎么教他下棋,不知不觉武宫阳光也成为了高中生。在当时的规定,职业棋手的年龄界限是18岁,留给武宫阳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有一位荷兰人想通过比赛成为职业棋手,特意来到了日本。但是最终没能成为职业棋手,回到荷兰后取得了医生资格证书,然后回到日本又开始从医。再和他进行交流的时候,他说父亲就应该要把自己所具备的能力教给孩子。”
 
  
Copyright © 2015-2016 香港中特网|香港赛马会|香港六合采|///深圳市天力计量器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