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山城,向来以高债务、大投资的“重庆模式”闻名。
 
这里是全球第二大手机制造基地、全球最大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中国二大汽车生产基地……重庆制造业上的光环,足以绕地球两圈。
 
近些年我们放过三次水,对于重资产为主的重庆,犹如干柴遇到烈火。企业借钱非理性扩大规模,技术研发则蜻蜓点水,虽然技术更新换代慢,产品竞争力弱,但在货币超发的狂欢中,日子也能过。
 
上半年,整个国家风急火燎得去杠杆,基建下滑,消费疲软,不管内销还是出口,低品质的产品都难以打开局面,攻城略地。昔日的债务就成了灭顶的灾难。
 
根据重庆统计局的数据,1-6月,重庆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只有1.8%,相比去年的10.4%,简直是高空坠崖。
 
过去十年里,重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的增速,一直是10%、20%甚至是近30%的增长,如今跌到罕见的个位数,几近于零。这是重庆97年直辖以来未有之变局。
 
分行业看,上半年重庆39个大类行业中,只有23个行业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换句说,重庆有16个行业是负增长的。这个数据在2017年、2016年只有3、5个。
 
冷冰冰的数据背后,是残忍的悲情现实。翻开新闻,重庆鼎鼎有名的龙头企业都在苦苦挣扎。
 
据经济观察报,重庆银翔实业遭遇银行抽贷,不得不发函恳求银行支持,允许借新还旧、降低利率。这家公司还恳求重庆市有关部门将该其纳入首批债转股的试点企业。
 
据联合资信评估报告,力帆控股主业持续亏损,资产负债率又超过70%的警戒线,由于偿债压力大,该公司将旗下上市公司90%的股权都拿去质押,并变卖公司资产、卖房地产,加速回笼资金。
 
重庆工业的集体塌方,既有企业自身经营的问题,也有大环境的问题。大放水下,大家温水煮青蛙,去杠杆下,社会流动性紧张,银行提高放贷条件,企业一旦业绩下滑就难以借新还旧,日子过得苦巴巴。
 
这种艰难滞阻,难道不是在偿还货币超发的历史欠账吗?
Copyright © 2015-2016 香港中特网|香港赛马会|香港六合采|///深圳市天力计量器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