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香港警方因为前一年的吴建东案被舆论批评的焦头烂额,此时正希望有一场能够向公众证明自己的抓捕行动,所以闻到消息大喜,提前在忠信表行周围布下天罗地网,街头的小贩、游客、路人等全部换成便衣,甚至在对面大楼的窗口上安装摄像器材,准备拍下皇家警察神机妙算,省港旗兵束手就擒的画面。
  1985年5月1日晚10点半,陈虎矩一行按计划来到忠信表行外,准备动手。团队中有成员感到现场异常,似乎有警察埋伏,但他们横下心决定继续行动。5名悍匪冲入店内实施抢劫,2名悍匪在外面把风,随即便跟埋伏在周围的警察激烈开战,双方交火逾126响,皇家警察发现自己完全不是这群军事素质过硬的悍匪们的对手。香港众多富豪当中,花边新闻最多的,恐怕要数华人置业的董事长刘銮雄。这位人称“大刘”的多情巨富,早年长期占据奢侈和绯闻的头条,李嘉欣、关之琳、蔡少芬等知名女星都曾拜倒他的魅力和财富之下。不过,享尽人间春色的刘銮雄起家时,靠的却是一门土里土气的生意:电风扇制造。
  尽管现在香港大多数富豪的财富都来源于地产业,但他们商业生涯早期,从事的都是各类各色的实业,如李嘉诚的塑胶花,李兆基的兑金铺,郑裕彤的周大福,包玉刚的船运业等,这些实业为他们赚取了第一桶金。刘銮雄也同样如此,他的电风扇生意起步于港岛南区黄竹坑的一个只有26个工人的狭小作坊。
  刘銮雄的吊扇能够畅销美国,主要靠低成本,黄竹坑作坊的工作环境恶劣,工人每天工作超过18个小时。1978年秋天小作坊着火,一位磨打部的工人参与救火被烧伤,康复后找公司要赔偿费,却被刘銮雄拒绝。第二年,刘銮雄将厂房搬到了新兴工业区葵涌,这名叫做叶继欢的工人,没有随厂搬迁而是选择了辞职。
  叶继欢出生于广东海丰,十几岁时偷渡到香港辗转打工,黄竹坑电风扇厂的差事是他打工生涯最后一份工作。在电风扇厂搬至葵涌之后,叶和刘这个人的命运开始彻底分化。刘銮雄的工厂日益兴隆,并在80年代转向地产和股市,终成千亿富豪。而叶继欢却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日后成为大名鼎鼎的“香港贼王”。
  在尝试过几次小打小闹之后,叶继欢终于在1984年以悍匪的身份轰动全港。23岁的他带领同伙手持重武器,在尖沙咀连环抢劫了多家金行和表行。但初出茅庐的欢哥到底是没经验,在销赃时被乔装成买家的警察拘捕,被判16年,关押在东头湾道99号重兵把守的赤柱监狱。在监狱里蛰伏筹划几年后,叶继欢又有惊天之作:越狱。
  1989年8月的某天,服刑中的叶继欢突然称自己腹痛,脸色苍白满地打滚,监狱医院查不出问题,只好将他送往狱外的Queen Mary Hospital(玛丽医院)检查。在玛丽医院中,他想方设法混进洗手间,找了两个输液瓶砸碎,手持玻璃利刃逼退羁押他的狱警,然后冲出了医院大门,最后挟持一名卡车司机逃出重围。
  重出江湖的叶继欢威风更猛于当年。1991年,他与同伙突入港岛繁华地段抢劫,创造了10分钟横扫5间金铺的纪录,把风、动手、撤退、消匿的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所持装备更是升级,人手一把AK47,与港警开火对射丝毫不落下风。在1993年打劫旺角时,他手持AK的场面被市民偷拍下来,成为香港悍匪的最经典镜头,没有之一。
  旺角街头的叶继欢,香港,1993年
  此战之后,叶继欢晋级香港顶级悍匪之列,之后更是与张子强,季炳雄并称香港“三大贼王”,他的传奇故事一直延续到2017年逝世。在他之前和之后,香港的“悍匪”如过江之鲫般涌现,作为一个与本地黑社会帮派完全不同的群体,他们崛起于80年代初,销匿于90年代末,是那个时代最血腥的注脚。
  巨富和悍匪这两类人,一方居尊贵之高富可敌国,一方处江湖之远恶贯满盈。这两个本来毫无交集的人群,命运却戏剧性的纠缠在一起,他们共同谱写了香港在97回归之前的激荡年代。
  在叶继欢首次以悍匪身份轰动全港的1984年,他的前任老板刘銮雄,也刚刚完成一次里程碑式的事件:将电风扇厂(爱美高公司)在港交所上市,募资1.5亿港元,并在股价翻了一倍之后,借着与公司合伙人战略分歧为幌子,把手上所有股权在股价最高点附近,悉数清仓抛售。
  在刘銮雄离场之后,爱美高的股价从最高4港元一路下跌到0.7港元,刘銮雄又不动声色将其全部买回,一进一出净赚2亿港元,为他日后并购中娱、华置等上市公司奠定了基础。事实上,在刘銮雄之前,香港发达的证券市场已经成为顶级富豪们的财富助推器,这里面最有名的,就是股市与楼市联动的“反周期”玩法。
  1960年代香港经济起飞后,股市随即兴旺发达,到1972年,已经有香港证券交易所、远东证券交易所、金银证券交易所、九龙证券交易所四家证券交易所(1986年合并成为联交所),这四家交易所竞相拉拢有实力的公司,导致上市门槛大幅降低,在这种背景下,大量华资地产公司挺进股市。
  维港俯瞰,香港,1972年
  到了1972年下半年,香港四大家族的旗舰公司更是集中上市:郭得胜的新鸿基(9月8日)、李嘉诚的长江实业(11月1日)、李兆基的永泰建业(11月6日)、郑裕彤的新世界(11月23日)。地产公司的集体上市,是继“分层出售,分期付款”制度之后,助推香港地产业火箭般起飞的又一发动机。
  这些公司利用股市的募资便利和对香港地产周期的理解,开始了“反周期”玩法,具体就是:在楼市高涨期间(一般也是股市景气期间)抛售楼盘,兑现利润推高股价,利用高股价大量募资储备现金,等到楼市低潮时(一般也是股市低迷期),一边疯狂购入土地物业,一边收购拥有大量土地的非地产上市公司,这些公司在股市低迷期异常便宜。
  以长江实业和新鸿基为例,它们都在1972年上市,并在72-73年的大牛市期间疯狂增发募资,长实仅在1973年就发行新股5次。等到1975年香港经济低迷期,现金储备雄厚的两家公司大量购入土地。待到1981年香港经济重回顶峰,长实兑现利润14亿,是1972年的32倍,新鸿基兑现利润5.5亿,是1972年的10倍,然后再次巨额增发募资,重复上述过程。
  这样几个回合下来,四大家族的实力呈倍数增长。1972年长江实业刚上市只有1.26亿港币市值,到了1981年已经增加到78.77亿,成长性惊人。但地产公司的“反周期”玩法之所以能够玩得转,背后是香港楼市的超级牛市:一方面五六十年代的婴儿潮在80年代进入结婚买房阶段,另一方面是源源不断的新移民涌入。
  街头景象,香港,1972年
  1970-80年代,港英政府颁布了“抵垒政策”,凡是成功偷渡进入香港市区的民众,都可以成为合法香港居民,导致大量内地移民涌入香港。彼时香港与内地经济落差巨大,深圳河两岸收入相差80倍,既吸引了无数想凭双手赚取温饱的普通人,也吸引了大批梦想发财的悍匪巨盗。
  1950-1980年,香港人口以每十年一百万的增速狂飙,1980年已超过500万,这些新增人口带来了住宅需求的井喷。在地产巨富们利用楼市日进斗金的同时,叶继欢和他的悍匪同行们,也在香港的街头和巷尾,掀起了一波接一波的武装团伙犯罪高潮。
  这些人中,叶继欢于1977年入港,吴建东于1979年入港,季炳雄于1981年入港,陈虎矩于1984年入港,这群震惊香江的悍匪,在风云激荡的80-90年代,集体登上了历史舞台。
  80-90年代的暴力犯罪群体中,除了4岁岁父母移居香港的张子强之外,其余大多数都属于从大陆南下潜入香港的群体,这些人被统称为“大圈帮”。由于部分悍匪曾是退伍老兵,香港媒体给他们还起了另外一个名字:省港旗兵。这些悍匪按照犯罪巅峰期出现的时间顺序,大致可以分成五代:
  一名辅警。然后在1984年策划了震惊香港的“宝生银行解款车械劫案”。
  1984年1月31日,吴建东和四名同伙在中区德辅道的宝胜银行门口,手持五四式手枪(香港人称“黑星”),抢走了一个装满1.4亿日元的解款箱,并随即拦下一辆房车逃离现场。警察在北角一个停车场入口拦下了吴建东,双方随即交火,一名女路人被误击头部身亡,吴建东们依靠强大的火力突出包围不知所终。
  北角停车场交火现场,香港,1984年
  在停车场的交火中,吴建东的同伙谭志鹏臀部中枪,团队居然嫌他累赘将其遗弃,充分显示了第一代悍匪们的业余。怀恨在心的谭志鹏干脆去警署自首,供出吴建东位于大坑浣纱街的藏身处。在1984年2月5日,装备精良的70余名特警将浣纱街包围,先用炸药炸开了铁门,惊醒了熟睡中吴建东们,双方交火60响,最终全部被擒。
  被逮捕的吴建东,香港,1984年
  吴建东此后被判终身监禁,于2009年在监狱中获肝癌去世。吴建东等人虽然犯罪手法业余,装备也不及后面出场的陈虎矩叶继欢等人,但作为第一代南下香港的悍匪,还是很强的代表意义。香港导演麦当雄以吴建东为原型,拍出了著名电影《省港旗兵》第一部。
  吴建东等人被捕8个月后,叶继欢接替他出场,在1984年10月抢劫尖沙咀,但如前文所述,他在销赃过程中被警察诱捕判刑,他的巅峰时刻还要等到90年代。第二代悍匪的代表人物,让给了“湖南虎”陈虎矩,他的代表作品是比电影剧情还离奇的“1985年忠信表行械劫案”。
  陈虎矩是湖南人,曾作为41军战士参加过自卫反击战,身体素质、格斗能力、枪械水平远胜于香港警察。他于1984年底潜入香港,和6名同伙(包括后来成为第五代悍匪的季炳雄)一起策划抢劫位于弥敦道46号的忠信表行。陈虎矩没料到的是,在行动前的一个周,消息被一个同乡泄露给了警方。
Copyright © 2015-2016 香港中特网|香港赛马会|香港六合采|///深圳市天力计量器材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