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上一篇:“绝地反击”背后的“归零”法宝 下一篇:没有了
  当然,在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20多年的成长过程中,并不止这一次“危机”。
 
  龙乐豪向记者说起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研制起步阶段的一段故事:那是1993年1月20日,在北京西南郊的一个山头上,研制团队历经困难迎来了长征三号甲第三级火箭动力系统试车的时刻。
 
  当天下午6时30分,已是天寒地冻,北风呼啸的试验场地显得格外的宁静。随着指挥员的倒计时口令,参试人员的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刹那间火箭喷出的橙红色火光照亮了整个山野,就在人们期盼成功到来时,发动机却突发故障——火箭排氢管仍在燃烧,如果不及时扑灭,装有60立方米液氢的火箭随时有可能爆炸。
 
  庆幸的是,技术人员及时排除了这一重大险情。像这样“提心吊胆”的事,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龙乐豪早已经历过无数次,大多有惊无险。他说,归根结底,还是火箭本身超前的设计理念,以及出现问题后航天的“归零”理念。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长征三号甲系列运载火箭总设计师姜杰回顾该系列火箭25年的历程说,100次的发射过程中有36次执行北斗工程的发射任务,成功将48颗北斗卫星北斗导航卫星送入轨道;有5次执行探月工程任务,成功将嫦娥一号、嫦娥二号、嫦娥三号、嫦娥四号、嫦娥五号返回试验器送入地月转移轨道;有36次执行通信卫星工程发射任务,共计发射了36颗通信卫星;有7次执行气象卫星工程的发射任务,共计发射了7颗气象卫星。
 
  此外,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还走出了国门,执行了16次国际发射任务,共计发射了16颗国际商业卫星。姜杰说,这也让“金牌系列火箭”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能火箭”“北斗专列”。
 
  而这背后,则是中国航天人血与汗的付出。
 
  2018年春节前夕,长征三号乙运载火箭承担着北斗三号第3次全球组网的发射任务,属于重点工程发射任务。1月的一天,后方突然发现火箭三级发动机上测试金属软管的同批次产品存在隐患。
 
  “心脏要是有了病必须抓紧治疗,但做手术也必定存在风险。”航天科技集团一院211厂高级技师吴延翔说,在发射前,火箭二级和三级对接后正常情况不能分离。此前研制人员主要琢磨怎样把爆炸螺栓“拧紧”而不是“拧开”。如今要拧开,就可能存在“因拧紧力过大”,导致螺纹咬合过紧的情况,最坏的情况就是引爆分离。
 
  2018年1月27日12时,航天人还是决定动“手术”。面对生死抉择,吴延翔与毒气直面交锋。当时黄烟滚滚遮挡视线,5层手套阻隔触感,所有交流只靠手势,他一气呵成更换了火箭关键部件,最终拿下了这次“危机”。
 
  伟大的事业孕育伟大的精神,伟大的精神滋养、成就伟大的事业。就像1955年,航天科技集团一院首任院长钱学森在返回祖国的时刻,庄严地说出自己回国的初心:“要竭尽全力建设自己的国家,使我们的同胞过上有尊严的幸福生活!”
 
  初生的长征三号甲系列火箭就如幼苗,正是在这一代代胸有凌云志、心怀报国情的航天人的呵护下,才茁壮成长为现在的苍天大树,成为新中国目前唯一的“金牌火箭”。
Copyright © 2015-2016 香港中特网|香港赛马会|香港六合采|///深圳市天力计量器材 版权所有